Category Archives: 随笔.杂记

北京—究竟于我意味着什么?

今晚在开车回家的路上,无意间Spotify响起了李宗盛大哥的那首《真心英雄》。那一瞬间,涌向我心头的只有一个词:北京!

也许是因为国安的缘故吧,一支我从小就热爱的球队。这首《真心英雄》是90年代末甲A,金志扬指导带国安的那些年红遍工体的歌儿。至今我还记得每周日下午或晚上,雷打不动的守候在电视机前焦急地等待比赛的自己。那个时候我上小学… 那个时候我会趴着五楼家里的窗户向楼下张望,看老妈是否骑着车下班儿到家了。尤其在北京下大雨的时候,我特别喜欢趴着窗户向外东张西望。在夏天,好几次我甚至都能闻到被瓢泼大雨淋透了的泥土的味道。如今才发现,原来这其实就是家乡的味道。我的家乡在北京。

我是土生土长的北京孩子。曾经从小一起在一个大院儿里长大的小孩儿们,如今都长大了。他们当上了爹和妈,大家也分散在北京的各个角落过着各自的生活。

北京这座城市好像越来越大了,大到即使住在同一个城市的朋友们平时也难得一见;北京这座城市好像也越来越小了,小到你足不出户互联网就帮你把问题给解决了。

北京于我,是矛盾的。你说我爱她… 可是,她的交通总是这么拥堵,路上跑的汽车成灾。你说我爱她… 可是,她的空气环境总是那么糟糕。有时候,她还会冷不丁地曝出食品安全问题。

而墨尔本,人家连续七年排名全球宜居城市榜首。北京,你怎么总是这么不争气。没错,北京于我,是矛盾的。我多么希望她也绿树如茵,蓝天白云,月朗星稀,就像小时候一样。可现实却恰恰相反,我们回不到过去。

北京不完美。可这事儿好像也只能我们自己说说。如果真换了外人对北京说三道四,我们可能还不干,得有八百个不乐意。呵呵,这就是矫情。

北京是我自我身份认同(self-identity)的一部分。这其中就包括北京的精气神儿,北京人的局气,北京人的热情,有礼貌,还有尊老爱幼的传统。当然,还有做事儿的时候,一种舍我其谁,“跟丫死磕”的劲儿。北京小孩儿聪明机灵,城隍根儿长大的,都以为自己见过很多世面。等候我出了国,看到了另一个世界,后来我就学乖了。

长大后,我们见的东西比以前多了,再没有那么主观了。北京教会我的,我都揣在身上。北京没教会我的,我也看到了很多。

北京,我亏欠她良多。

《The Strength Switch》Where Attention Goes, Energy Flows

“This is small switch can produce radical results. It gives us more control over our selective attention. What we pay attention to becomes our reality : Where attention goes, energy flows. The more we focus on one thing, the more real it is for us, sometimes at expense of everything else. ” Dr. Lea Walter

Psychologists have identified four thinking processes wired into our brain that predispose people to negative defaults.  The four common negative defaults are Selective Attention, Negativity Bias, Projection and Binary Thinking.

Selective Attention:

Dr. Walter said that selective attention is a feature that is part of human being. Our brain tends to avoid overloaded information by filtering the incoming information. We always get far more input than our brains can handle with. Thus, our brain selectively focus on some aspects and it can make sense of the world, however, it does this at the expense of noticing other aspects.  Our filtering system is so fast but not perfect, therefore we often miss some critical information that could contribute to our assessment of our surrounding environment.

we need to be aware of our selective attention, although the selective attention is not always negative. We have power over it and can choose the focus of our attention.

Remember that we can choose what we want to focus on as we have the power to do so.

Negativity Bias

The architecture of our brain is programmed to make us see what’s wrong faster and more often than what’s right.  The negativity bias occurs automatically and preconsciously.

Negativity bias is universal. According to scientists, people have a “positive – negative asymmetry” that people will pay more attention to negative rather than positive information.  In real life, the bottom line we need to know is that bad impressions are easy to gain, and good reputations are easy to lose. 

The formation of negativity bias in human being is a result of human being’s revolution. Negativity bias has its advantage as it helps us to keep out of dangers.  For example, when we were chased to exhaustion, pounced upon, gored, poisonously stung or bitten,  Because it has built into our gene pool, the negativity bias will become a built-in security camera that zooms in on the potential threats, which can alert us to the threats in our environment.

However, the downside is that when we talk about parenting and school education, adults often tend to see kids’ negative behaviors rather than positive ones.

《哈佛幸福课》Journaling 写日记

aTal Ben-Shahar 《哈佛幸福课》的第12讲中提到了写日记。

一个心理科学实验结果显示:如果人们可以每天花上15-20分钟,连续四天,专注地把自己认为生命中最痛苦或者最美妙的的事情写下来,重新还原当时的情景(replay),这有助于降低人们的焦虑感。 写日记是一件小事,但是坚持写日记所产生的对心灵健康的影响是巨大的。

这一讲中,我最深刻是 ABC approach 对人行为的改变所起到的作用。

A- Affect (情感), B-Behaviour(行为), C- Cognition (认知)

这三者之间有着紧密且深刻的联系。Tal Ben-Shahar 用自己作为一个鲜活的实例来解释这三者之间的关系。 当他觉得焦虑紧张的时候,他试着做出改变。他先从Affect 入手,改变自己的情绪。通过服用药物,冥想,运动或者(放松的)音乐可以改变自己的情绪。然后,在行动方面,他由于恐惧在公共场合讲话,他逐渐地给自己一些机会练习,更多地接触有讲话机会的场合。先从小的讲话开始。例如,在小组讨论中发言,然后到自己讲一个话题给别人,最后再逐渐扩大听众范围。另外,在认知方面,通过写日记 journaling 的方式来分析问题,帮助自己反省,总结,整理(管理)内外部的环境。  这样,三管齐下,可以提高一个人做事的积极主动性,成就感,他的幸福感也会随之提升。

反之,如果一个自卑不自信的人 (low self-efficacy) ,往往感觉不好(not feeling good)(Affect) ,情绪低落,从而这个人也就没有行动力,无做事情的动力(do nothing),并且试图avoiding   逃避事情,(Behaviour) 。 这样的恶性循环会加剧他在自己认知方面的不自信(cognition),影响他的认知力,决策能力和判断力。

写日记,这样的方式是锻炼增强mental health 很好的方法。因为写日记满足三个条件: 第一,写日记能让我们梳理自己的所思所想,让自己把事情重新再脑子里演绎一遍,让自己理解事物;第二,通过写日记我们可以分析事情或事物的内外部联系。写日记本身这件事是我们可以掌控的(内部自身因素),事物是外部的,通过写作,我们可以分析,梳理问题,也从而能达到在头脑中掌控管理外部因素的作用,内外结合,我们就有了管理能力;第三,是创造意义,我们把事物串联起来写成故事,故事编造是有传递意义功效的。我们在写日记中经过思考,寻找到了事情的意义,或者说我们赋予了独特的意义给我们所做的事情,意义驱动我们做事情更有主动性。有了意义,我们就会主动出击。动起来,也就更有可能实现目标。

对我来说,今天最大的收获其实就是,通过理解情感(Affect),行动(Behaviour) 和Cognition (认识)这三者之间关系来改变调整自己的工作和生活。

看来,写博客,真得要坚持下去。享受完成目标的过程,而非目标实现本身。

资源组合能力

今晚参加一个聚会,其中两位重要人物都提到了一个词资源组合。现在的社会,商业环境要求我们,除了自己要有能力创造价值,独立生产资源以外, 我们还要能够整合其他的有利资源,来创造实现更大的价值。比如,一个中小型企业平台,这里面有成百上千的商家进驻,所有的商业合同,资产运作,市场推广,需要各行各业的资源整合。这里需要律师,需要会计,需要基金经理,还需要银行信贷等等不同的业务支撑。谁能把资源整合的越有效,越完备,谁的生意就越能做大。

组合,有时的确能发挥巨大的力量,但有我认为首先有一个前提。组合的前提是,自身能够为新的组织提供价值。真正的资源整个背后是价值的交换。人是价值的生产者。价值的交换,实质上是人与人之间的连接带来的利益上的交换。利益才是价值交换的驱动力。我们每个人都要充分地挖掘自己能够给他人带去价值的能力,这样我们才有价值,才会有更多的资源去和别人交换。我们的能力越能被人们认可,我们的价值就越高,通过人与人的连接,我们可支配的资源也就越丰富。

所以,除了花时间和金钱在外寻找资源以外,更重要的是把注意力集中在自己的价值提升上面,把自己作为一种不可或缺的资源,这样以来,就容易与他人建立联系,进行组合。

 

 

最少必要知识(MAKE)

最少必要知识 (MAKE: Minimal  Actionable Knowledge and Experience) 这个概念是李笑来老师提出的。他告诉我们,当我们需要获得某项技能的时候,一定要想办法在最快的时间里,摸索清楚最少必要知识(MAKE) 都有哪些? 然后迅速地掌握它们。

在掌握了这些最少必要知识后,我们就完成了对新的谋生领域的基本入门。

思考与行动:

1. 在此之前,你是不是对“速成” 的看法过于肤浅了呢? 如果是,那么为什么? 而这种疏于深入思考对 “速成”的结果,对你自己造成了怎样的伤害?

我对“速成”的理解过于浅薄,常常忽视了它的危害。  以前在学习新的技能和知识的时候,总觉得有些人天生就是为那个领域而生的。常常自叹不如,自卑不已。 我们的父母总说别人家的孩子好,以至有时觉得自己一无是处。 于是,这个时候,我们就会想到怎样才能“速成” (即迅速取得成功)。 其实,“速成”这样的观念一开始就是错的。 一上来就做得很好是不可能的。例如,刚出生婴儿的蹒跚学步,没有哪一个婴儿一出生就可以连跑带颠儿的。 我们要心平气和地接受这样的现实,“学习能力也好、执行力也罢,最终的核心只有一个:刚开始的时候,平静地接受自己的笨拙。 我们要接受自己的笨拙,理解自己的笨拙,放慢速递尝试,观察哪里可以提高改进,在反复练习。 我们要尽快开始这个过程,尽快度过这个过程(李笑来,2017)。

2. 自我审视一下,你是否过分在意他人的看法? 有哪一时刻,你应为他人的想法而放弃了行动?

在出国前,我常常特别在意他人对我的看法,在乎面子,有时瞻前顾后。很担心别人怎么看,怎么说自己。后来,出国了,这么多年了。在西方接受的高等教育,经过了多年的观察和练习,现在基本可以做到以我为主。 笑来老师强调:在掌握了必要的最少知识后,就应该马上开始行动,而后把注意力放在专注在事物的改进之上。 除此之外,没什么别的东西存在,尤其是别人的看法。   我们自己的看法也是常常不准确的,是需要不断地修正,别人的看法也同样不准确,为什么要在乎别人的看法呢? 专注事实,而非他人的看法。

3. 你需要做哪些事情,才能让今天”学到“的两个设计原则在你生活中方方面面都“做到” ?

首先,要了解做成一件是的MAKE(最少必要知识)有哪些,这是入门速成初级阶段要做的。

然后,进入中期,就要有执行力。

看一个人的的执行力强不强,就看他在做得不足够好的时候是否持续地做。

                                                                                                 李笑来 – 2017

最后,专注在自己可以提高的地方。把注意力放在改进上。

《未来简史》人文主义观念中知识的产生

从人文主义的角度来看,追求知识的方法要靠多年的体验积累,并锻炼敏感性,好让我们可以更好地理解这些体验。

pg. 216 – 217

知识 = 体验 * 敏感性 

体验是一种主观现象, 有三个主要成分: 知觉,情绪及想法。在任何时刻,我的体验都包括了我的一切感知(热、愉悦、紧张等),我感觉到的情绪(爱、恐惧、愤怒等),以及一切出现在我脑海中的想法。   

敏感性又是什么呢? 敏感性有两个方面: 第一,注意到自己的知觉、情绪及想法;第二,允许这些知觉、情绪和想法影响自己。 我们要对新的体验保持开放态度,允许新的体验改变自己的观点、行为甚至个性。  19世纪初,构建现代教育系统的重要任务威廉.冯.洪宝 (Wilhelm von Humboldt) 曾说,存在的目的就是“在生命最广泛的体验中,提炼出智慧。生命只有一座要征服的高峰 ,那就是设法体验一切身为人的感觉.”

敏感性是需要培养的,要在实践中不断地练习。 没有敏感性,就无法体验任何事物;没有体验各种事物就无法培养敏感性。 人的生活中,对于基本的食物,空气和水要有敏感性;对工作环境,人际关系也要有敏感性。 有意识地注意体察自己的知觉,情绪和想法,时刻保持开放的态度,允许新的体验改变自己的先前观点,这样人的作为个体就在不断地迭代更新。

越开放,包容性越大,人的敏感性就会得到更多锻炼的机会。在尝试新的事物过程中,伴有的胆怯,犹豫,紧张,忧虑,兴奋,激动等情绪都是体验的一部分,通过体验这些情绪,感知这些状态,记忆这些情景,一次一次地达到练习提升个人敏感性的目的。反过来,我们也会有更好的体验。

比如做菜的选材细节,品茶的器皿和沏泡手法,人若没有必要的敏感性,就无法体验到某些事物的微妙差别。没有长期的对于细节的体验,就无法培养足够的敏感性。

@Duneira

IMG_036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