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Comprehensive input;

Comprehensive Input (CI) 理论在第二语言教学中的启示(1)

Theme:Comprehensive Input in Second Language Acquisition

(1)什么是Comprehensive input (CI) 理论的的来源及其核心要义?

Comprehensive input (CI)  “可被理解的语言输入”  理论是建立在美国南加州大学(USC) 著名的语言学教育家 Stephen Krashen 的 Comprehension Hypothesis (理解假设)理论上的。Krashen 认为人类能够习得语言并发展读写能力,是在我们能够理解我们所接受到信息的前提下发生的。也就是说,当我们能够理解我们所听到的看到的内容的时候,习得语言的这个过程便在我们的潜意识中悄悄完成了。我们甚至不会注意到这个语言习得发生的过程,但我们的大脑中,我们的语言能力却在这个过程中在得到了提高。

“The Comprehension Hypothesis states that we acquire language and develop literacy when we understand messages, that is, when we understand what we hear and what we read, when we receive “comprehensible input” (Krashen, 2003). Language acquisition is a subconscious process; while it is happening we are not aware that it is happening, and the competence developed this way is stored in the brain subconsciously“”. 

《The Comprehension Hypothesis Extended》 Stephen Krashen

在学习语言的过程中,我们往往会想到要使用沉浸式学习法,尽可能多的把自己放在一个所谓的“浸泡式”的语言环境中。可是,这里有一个问题。如果这门语言的学习对象是完全零基础的学生,他们完全没有接触过或者很少接触这门语言。那么我们不管他们听不听得懂,把他们直接扔到语言的海洋中浸泡,这样真的有助于他们的语言学习吗? 研究表明,这样的方法其实收效甚微。

在Terry的《TPRS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一书中,她明确提出这样的沉浸式教学缺失了一样重要的东西,就是—理解(Comprehension)。

There is a piece missing: Comprehension (Terry, 2015). 

因此,CI 的核心要义在于: 进行第二语言语言教学的的时候,老师要尽可能的多使用学生可理解的目标语言 (Target language)。再说一遍,我们使用的目标语言一定要是学生可以理解的。针对学生的 “可理解性语言输入”的品质输入的内容以及输入的方式都是语言教育工作者们需要认真揣摩思考的。